中国船期网创始人 Jesse Liu 专访:海运业的缓慢革

编辑:www.tongbao218.com 发布于2014-09-15 15:05

本文创之网(chuang.pro)首发

Jesse 自承,创业的初衷是在海运业越做越没有安全感,而且并非个人的不安,而是强烈地感知到整个行业都大厦将倾无力挽回的焦虑。

大多数还前路未明的创业者对外讲创业心理路程的时候,只愿意谈梦想、谈理想、谈未来、谈改变世界,很少有人愿意承认,创业最初的动力源于恐惧。

然而,「恐惧」驱使的创业传奇并不少见。新东方上市后,俞敏洪为了改变命运刻苦自学英语的故事,创业者人人都听过那么一耳朵。更著名的是,马云全班同学都找到了工作只有他没有找到工作的故事。另外差不多同样出名的还有,李彦宏搞学术的时候怎样怎样清苦的故事。

即使不提这些因为结局太辉煌反而显得不那么真实的例子,笔者身边也常常遇到当年国企改革被迫下岗最终创业成功成为一方豪富的现实案例。由此可见,驱动创业的力量中,恐惧和绝望即使不是最强大的那一支,也是最强大的力量之一。

Jesse 便是被这支力量驱动创业,这支力量强大到——他的创始团队有同伴因为连续两年夜以继日地工作腰椎出现了问题,而且那两年间的工作基本全是产品上线前的数据梳理工作,基本无法从用户增长、公司估值增长、收入增长中获得成就感和满足感。

这种恐惧甚至还不太被人理解。

Jesse 06 年厦门大学毕业便进入了海运领域的龙头老大马士基。马士基是世界十大船公司之首,也是全球最大的集装箱航运公司。Jesse 在这家业内人士听名字都会感到金光闪闪的公司一做就是六年,从菜鸟新人变成了中高层管理(欧洲线副经理),如果外企对中国人没有玻璃天花板,甚至还可以走向更高的地方。大多数人都不理解,Jesse 拥有这样的人生,怎么还会感到恐惧?

因为当时代缓慢而凝重的风吹过的时候,只有站在风口、拥有最敏锐触觉的人能够察觉。

迟钝的海运业

2012 年 2 月,Jesse 从马士基离职创业,全职做海运互联网平台「中国船期网」。那一年,做航空票务互联网平台的携程旅行网已经上市近十年。迟钝的海运业十年之后才感受到航空业当年感受到的冲击,来自互联网的冲击。

2012 年,携程网上线 13 年,连 12306 都上线了近一年,那时,全国人民都可以在线订火车票、买机票。海运业行外人很难想象,2012 年,海运业行内预订线路的主要模式居然还是——外贸公司或者货代公司使用电话咨询上游海运庄家,船公司合适的船期来安排货运;船公司定期编制船期表格成 EXCEL 等格式给固定的下游货运公司以供选择。

海运业似乎被时代洪流遗忘了,既没有被裹挟向前,也没有掉落深渊,仅仅是彷如停滞一般数年如一日坚守着老模式。这种停滞的惯性是如此巨大,令很多海运人们对行业的自我革新感到绝望,并且开始逃离这个没有未来的夕阳产业。

Jesse 也曾经有过逃离的冲动,他研究过粗粮,折腾过红酒,甚至考虑过做成人用品。但最终 Jesse 意识到,即使马士基这样的庞然大物因为惯性无法转弯,并不意味着他不能离职、创业、从头开始。

很多时候,创业只跟自己有关,或者是走投无路别无选择,或者是改善生活改变命运。还有很多时候,创业,是想要在改变自己之余,再多改变一些什么。当个人理想和时代的风相呼应时,常常会诞生连创业者自己都没能预料的奇迹。这是现代版的时势造英雄。

当 Jesse 放弃前景明朗的粗粮、红酒、成人用品生意,决心投身前途未卜的船期网时,给了他莫大动力的有危机感,也有这种「也许我可以改变一些什么」的使命感。

在两年半的艰苦创业之后,回顾前路,他确实改变了一些什么。海运业行内,很多人都不再打电话询问船期了,改为访问中国船期网查询,就好像我们访问携程网查询航班信息一样。

船期网的现在

在 Jesse 做中国船期网之前,也有很多业内前辈探索互联网和海运业的交叉地带,但大多数的探索结果都只不过是简单地把线下人工整理的 Excel 表格敲到互联网上,跟数十年前互联网刚刚兴起时初代网民们的分享行为比起来,没有太大差别。也许在二十年前,这种内容驱动的分享型产品还属于先进生产力,但在 2012 年,这类型的产品只能说没什么技术,用去年流行的那句话来说,就是没有互联网思维。

Jesse 做的中国船期网在这一点上就与大多船期分享类网站截然不同。中国船期网的数据更新并不需要人工维护,完全脱离了人工整理 Excel 表格的模式。
2012 年 2 月 Jesse 离职,然后他和他的团队整整用了一年时间打通船期数据渠道。一年后,Jesse 团队才基本将船期数据的收集、整理、上线、后台维护做成计算机控制的自动化流水作业。那个时候,中国船期网才上线开始为海运业的行内人服务。

现在,船期网每周更新上百万的船期数据,覆盖 28 家主流船公司的船期数据,是目前市场上覆盖面最广,数据最新最准的船期搜索引擎。目前船期网用户有两万用户,主要是货运代理公司、外贸公司和船东,客户主要分布在福建,广东,浙江,上海,山东,江苏等省市①。

打通船期数据渠道的工作并不容易。举个简单的例子。由于历史遗留问题或者风俗习惯问题,不同地区、不同船运公司赋予同一个港口的的名称都不相同,可能是英文,也可能是法文、西班牙文;即使船期网只服务于中国用户,也不太好确定应该使用哪个名字才最容易被用户理解。除了有些港口名称太多以致难以确定的问题,还有不同港口使用同一个名字的问题。这个很好理解,Jesse 解释,英国有 York 郡,美国有 New York,两个 York,这样的同名港口有不少。Jesse 说,整理港口名称库时,他常常想起早期新大陆的拓荒者。我问,是有一种创业就像开拓新大陆的感觉吗。他笑,是指那些新大陆的拓荒者想象力想象力贫乏,给城市起名的时候就随手把欧洲家乡的名字安上了。

不过,确实与新大陆拓荒史一样,船期网在拓荒期结束之后也进入了良性发展阶段。

现在,中国船期网除了提供客户们需要的船期查询信息之外,还兴致勃勃地做了一些很有趣的事,比如网站展示的船期热力图。

全球船期热力图

全球船期热力图

船期热力图是船期网新推出的一个产品,在世界地图上用颜色来体现当地港口的繁忙程度。因为航运集装箱运输主要是一周一次的班轮运输,船期网也按照这个频率更新热力图。Jesse 团队还在考虑未来把它做成指数形式,这样就能体现中国出口贸易到全球各地的热力指数。

为了密集恐惧症患者着想,船期网没有像这个国外团队做航班热力图一样在地球上涂满轮船。

全球航班热力图

全球航班热力图

船期网所做的另外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比船期热力图更有互联网 Style——船期 API。所有网站只需要在网页中加入两行 HTML 代码,便可以在自己的网站嵌入船期查询功能。下面便是在创之嵌入代码的效果。

船期网与航海市场

航海市场目前与早期航空市场类似——各层货运代理代为操作,信息流通不顺畅。航运的交易过程涉及的环节众多,海关、船代、货代、船公司、检验检疫、拖车公司等各类市场主体都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所以海运业、航海市场的互联网化门槛较高,需要有行业背景的人来推动。而这个行业从业人数众多,信息混乱不透明,体量巨大,背后是中国进出口贸易总额 4 万亿美元的交易额。这个体量庞大的市场正在缓慢地向互联网方向转变。

航空客运市场在向互联网转变的过程中有一个重要角色——中航信。中航信扮演了航班数据中心的角色,不管是艺龙、携程、去哪儿、飞常准、航旅纵横都是通过中航信的数据接口得到的航班数据。中航信是航空市场互联网化的一个前提。

航海市场原来并没有这样一个角色存在,Jesse 表示,他希望船期网能在其中扮演好数据中心的角色,希望它能成为航运版的飞常准、航旅纵横,希望它的出现能够推动航海电商化进程。

除了做海运业的数据中心,在互联网革新传统海运业行业的进程中,船期网可以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船期网的未来

船期网现在只是船期信息提供商。如同我们访问携程和 12306 查询票务信息之后便要购买机票或火车票一样,用户访问船期网查询船期信息之后,自然会产生在线购买的需求。船期网暂时还无法满足用户这样的需求,但他们已经开始着手这方面的工作。

12306 实现购票功能,需要接入车票提供商和购买车票的用户双方。

船期网想要实现电商功能,也需要接入船运服务供应商、货运代理在平台销售海运业服务,同时还需要发展外贸公司这样的客户来购买海运业服务。为什么是外贸公司?如今我们人类的跨海洋交通基本通过航空飞行的方式来完成,还在继续走海路的大都是货运,货运自然与外贸生意息息相关。

Jesse 表示,这个实现的过程可能会和去哪儿或者途牛网他们遇到的事情类似,要对整个业务流程节点的标准化进行一系列的考评,涉及到平台的定位及力量。比如有一个节点便是船期信息。航班信息是否准确的问题,目前只有船期网解决了。另外一个节点是接入货运代理公司(相当于票务代理),船期网需要对他们进行考评,为他们提供价格维护服务,要保证价格真实性,还要防止飞单之类的事情发生。这个过程去哪儿网都经历过。去哪儿网早期票代放上的机票价格很低,到最后客人成交的时候又反悔拉得很高,他们最后是把整个支付过程纳入他们的网站体系完成监管的。另外还有牌照问题,如果牌照做的好的话是不是能够延伸到形成国际贸易体系的支付宝。Jesse 笑称,现在提这些还是太远,不过他还是看到了成功的可能性。

海运领域的市场体量是足以支撑起一个电商巨头的。去年我国进出口贸易总额高达四万亿美元。中国出口整体价值链中,流通服务业占比 35% 到 50%②。海运领域的货运代理公司有十万家,外贸公司远超 80 万家。

即使航空领域早就这样走过一遭,Jesse 在跟货代公司谈入驻互联网平台的时候,还是会遇到排斥与不解。这是任何传统领域革新都会遇到的问题,相信时代洪流滚滚向前,无论如何这些问题最终都将得到解决。现实也的确如此。虽然有些磕磕绊绊,但 Jesse 的团队也坚持一家一家谈下来了数十家。Jesse 很乐观,开玩笑说,有时候遇到阻力可能是因为他长了一张娃娃脸,给人「年轻人靠不住」的错觉。

后记

中国船期网不是第一家向惯性巨大的传统领域发起挑战的创业公司。Jesse 也不是第一个有足够勇气这样做的创业者。Jesse 和船期网的未来现在来看也还为时过早。然而,至少十年后回顾当初,Jesse 可以问心无愧地告诉自己——「我没有因为怯懦对扑面而来的未来视而不见,我没有因为短视或犹豫放过行业巨变的契机,我没有因为软弱选择安然旁观。」

中国船期网人物图2

中国船期网创始人 Jesse Liu

注:①数据由中国船期网提供。②数据由阿里提供。 附:Jesse Liu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u/1867852061)、电子邮箱(jesse@soushipping.com